• 那无非就是这些:

    刻意和绝大部分人比的东西都是不值得争取的。

    没过几年就完全不重要了。

    工作的人,没有人会在乎谁求的二次函数的极值又准又快。

    这如同GPA,如同高考成绩,如同竞赛。

    人生的路上,随便找一个半年,找准一个方向就弯道超车了。

    真正顺风顺水的人,都是找到自己乐趣和理想的人。

    如果不是真心喜欢,打一开始就悲剧了。

    因为,时间是最耗不起的。

    从懂事开始,剩六十年不到了。

    用更言简意赅的话无非是这句:

    “从众而活”是一场大规模的“囚徒困境”。